加载中...



蛙 — 2012级Karron

录入者:jgqian 更新日期:2013年12月04日 字体:A+ A-

   很久前听了九把刀的演讲。

  九把刀说他小时非常喜欢画画,而同学们都用行动表示,他非常会画画。从那时起,他的梦想就是当漫画家。于是,为了将来能当上漫画家,他每天很努力很努力地画画。然而,在他升到国三的那个夏天,他在一个很会画漫画的同学身上看到了天才。他惊觉自己在漫画这个方向上,原来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人。他终于不得不承认,自己缺乏成为漫画家的才华。

   有些时候,你可能无法辨清,你在某个方面是很有天赋,还是因为你的热情让你以为自己很有天赋。

    但是,有热情总是好的。

曾经以为要是没有过人的天赋,或许在数学上不会落得一个圆满的下场。

比如说鲁道夫估算圆周率时,沿用阿基米德的思想,利用262次方边的正多边形近似替代,将圆周率精确到小数点后35位。这乱作一团的平方根计算,在没有计算机的年代简直是铅笔的梦魇,而且据说这个成果花费了他将近一生的时光。然而,欧拉用他的方法,仅仅用了一个小时便精确到小数点后20位。

然而后来我想,或许事情并不是我想的那样。其实做数学的不一定要是天才。而许多正常人,其实也未必不能做好数学。

戴森在他的著名演讲稿《鸟与蛙》中,将数学家分为鸟与蛙。“鸟翱翔在高高的天空,俯瞰延伸至遥远地平线的广袤的数学远景。他们喜欢那些统一我们的思想、并将不同领域的诸多问题整合起来的概念。青蛙生活在天空的泥地里,只看到周围生长的花儿。他们乐于探索特定问题的细节,一次只解决一个问题。”

“数学既需要鸟,也需要蛙。数学丰富又美丽,因为鸟赋予它辽阔得远景,而蛙则澄清了它错综复杂的细节。如果声称鸟比蛙更好,因为他们看得更远;或者蛙比鸟更好,因为他们更加深刻;那么这些都是愚蠢的见解。数学的世界既辽阔又深刻,我们需要鸟与蛙的共同努力来探索。”

很喜欢数论老师讲课的激情。

 每当他谈起一些数学家的故事时,总是神采飞扬。他总是说,数论是很有趣的,然而数论很难出成果。不过我看出了他对数学的满腔热情,他也说不会为自己的选择后悔。想当年张益唐也是沉住了心,一心钻研自己喜爱的数学。虽然如果不是他关于孪生素数猜想的开拓性结果使他声名大噪,或许他还在某个不知名的角落静静的研究自己钟爱的数学。但这样的张益唐以及我们的数论老师仍然值得敬佩。谁说一定要有什么开创性的结果呢?能坚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此生又有何憾。

许多时候,我们所做的工作,并不是特别需要出色的天赋,而我们的热情却往往决定着我们能走多远。我一直觉得处理数学问题需要有一定的灵感,灵感的来源我无从探知,但有一点能确定的便是,灵感不源于何种天赋。我们处理问题的能力,其实在多年以来的学习生活中已经慢慢养成。而适不适合做数学,我想现在的我们应该有个大致的判断。若一面对数学问题就觉得透不过气,我想很可能就不适合了,这有点可惜;若觉得自己理解数学的能力还不错,又有热情,我想应该试一试,试一试又有何妨呢。当然很可能我们钻下去最后也做不出什么震惊世界的结果,但谁说一定要做出这样成就呢,这些交给天才们,我们还是享受这个过程吧。

   以前看到数学家的故事时总觉得很热血。因为一直觉得,数学家留给我们的不只是公式定理而已。

     真正意义上,我所了解的第一个数学家是埃尔米特。

那时我正处于对数学考试抱有恐惧或者说厌恶的时期。一次很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埃尔米特的故事。他是十九世纪最伟大的代数几何学家,但他数学考不好。他大学入学考试重考了五次,考进了也几乎毕不了业,尽管毕业了也考不进任何研究所,每次拖他后腿的都是数学。数学是他一生的至爱,但数学考试是他一生的噩梦。幸运的是,有赏识他的老师。那位老师坚信他有过人的天赋,也给予他排除万难的勇气,他是这么对埃尔米特说的:你需要有上帝的恩典,与完成学业的坚持,才不会被你认为垃圾的传统教育牺牲掉。因此,尽管一次次的落榜,他也坚持应试。埃尔米特在四十九岁时,巴黎大学才请他去担任教授。此后的二十五年,几乎整个法国的大数学家都出自他的门下。我们无从得知他在课堂上的授课方式,但是有一件事情是可以确定的──没有考试。

 我一直觉得这是一种缘分。虽说一直对数学感兴趣,但是从那以后我对数学的热情才渐渐加深起来,我也慢慢地找回了一点自信。那时我还在初三,但已经决定好要进数学系学习。而在高三时,这种感情愈加浓烈——我十分渴望进入数学系自由地学习我喜欢的数学,探寻更多的数学美。

“一个数学家就是一台将咖啡转化为数学定理的机器”,埃尔德什经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

埃尔徳什在他生命的最后25年里,每天工作19个小时,用1020毫克的苯齐巨林、浓咖啡和咖啡因药片来刺激自己。他的生活安排是为了能把他的时间最大限度地用于数学研究。他抛弃一切物质享受,没有妻子和孩子,甚至居无定所,追求数学真理就是他的一切。他的生活行囊只有一个破旧的衣箱和土黄色塑料包,在探索数学真理的过程中,他以疯狂的速度一所大学接着一个数学中心地走遍了各大洲,与各位同好完成各式各样出色的论文。

他像一个虔诚的教徒,追寻自己的信仰。这是我特别欣赏埃尔德什的缘故。

   我总觉得,做数学是为了理解数学,而不是为了获得多少荣耀。而选择数学,就不应只把数学视为一个专业来学习,而应是发现更多的在我们能力范围内所能理解的数学美。或许生来没有过人的数学天赋,但我想,你的对数学的热情以及对数学的理解力也许能算是上天给你的一份很好的礼物。或许做不成戴森口中的大鹏,不如努力为成为他所说的蛙而奋斗。我相信坚持总会有收获成果的一天的。

这个世界并不只是天才的舞台,众蛙亦可奏响一曲曼妙的交响乐。

其实很多心里的体会其实很难与人分享。而作为一个本科生,对数学的理解尚算浅薄,至于具体到以后的路怎么走,我还在探索,不过有一点能确定的是,我正在努力。

2013.12.1

来源:本站原创 文章作者:佚名 浏览次数:



上一篇:关于求职的前世今生—10级蔡斯昆
下一篇: 没有了